Home > AxisPowersHetalia > [衍生]壓力排解

[衍生]壓力排解

APH衍生。
軸三醫學生架空。粗略設定。(隨時可能隨文更改)

注意事項:
*這東西是作者的壓力排解。
*關於生​理​學、寄​生​蟲​學的描述若有錯誤請告訴我。快考試了。
*因為是架空背景、只有使用人名,所以就不另製網頁避檢索了。(其實是沒時間)
*從菲利哭了以後就是超展開。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寫啥。
*阿普負責慘叫結尾。乾脆來個阿普慘叫系列好了。

入內開始。




「關於這一次生​理實驗的報告,遇到了瓶頸。約在實驗室碰面,討論一下數據分析的東西。」

出門前菊的一通電話,在路德維希腦中統整出的大意就是如此。只是當他推開實驗室門時,眼前所見完全與其矛盾。不、不能說是矛盾,該說是毫無關聯。只是,人在面臨生死交關狀況時,腦袋是不會想那麼多的。

打開門的那時候竟然因為面前兩人冒出的邪氣而楞了零點一秒,這該算是路德維希所犯下的最大失誤。等到意識被菊的號令驚醒的瞬間,一切都已經太遲了。

「扒光☆路德同學☆作戰開始!」
「SIR, YES SIR!!!」
「嗚嘎啊啊啊啊啊啊你們兩個想幹嘛不要過來!!!」



壓力排解
(神​經認​知系統,是神才能瞭解的領域)



首先是菊的手。

陌生的觸感。路德維希平常與人的肢體接觸已經算少,但菊有過之而不及,幾乎已達碰觸恐懼症的範疇(在歐洲人的眼中看來)。因此,雖然兩人身為室友、同住近三年,路德維希碰到菊的次數可能不到十次。而今那雙手正鉗在他的上臂,指尖的微微冰冷穿透衣袖壓進二頭肌裡,一陣寒毛直豎。格鬥技?這是某種東方格鬥技的上肢固定法嗎?所謂的四兩撥千斤?看似纖弱的那對臂膀是怎麼使出這種力道的!而且明明上一毫秒還在面前大喊發令(意義不明的作戰名稱),到底是什麼時候繞到身後的?果然日本人都有忍者的潛能嗎!

但他的注意力很快就由菊血液循環不良的十指移開。

另一敵性物體迅雷不及掩耳由正前方破防。菲利西亞諾循環良好溫暖的雙手,像摸自家廚房般熟練地從上衣下擺鑽入。哎、菲利西亞諾的碰觸擁抱什麼的,本是每天發生三次以上的事,他已經習慣了。已經習慣了才對——啪答啪答滴滴咚咚,手指觸點群拖曳出電流軌跡,從腹​直​肌開上胸​大​肌,登陸胸骨然後、兵分兩路——喂喂喂喂喂這裡是第五肋​間再往旁邊就是你你你你你想幹麼啊啊啊啊嘎啊啊啊不要揉———!!



據說人在死前,最後喪失的是聽覺。
那麼能不能反推,人從混沌醒來之前,最先恢復的是聽力?

「菊~,怎麼辦,好像太過火了啦。路德他整個人沒反應,已經五分鐘了耶。」
「唔,本來想增加一點戲劇性,這樣看來好像張力太強了點呢……」
「嗚哇怎麼辦?路德、路德~快點起來啦,不快起來把實驗拍完,就算有路德這種肌肉也會著涼的說。」
「…………說什麼著涼,脫我上衣的人不就是你嗎,菲利西亞諾……」
「哇!路德路德你起來啦?太好了—我還在煩惱你要是都不醒我跟菊怎麼抬得動你呢!」

視野對焦恢復。實驗室天花板,與表情似乎認真擔心著他的兩位親愛好同學面孔。右邊是綻放天真無邪笑容的菲利西亞諾、與黑色油性筆,左邊是回復平常溫和表情的菊、與電極導線。嗯,和平日並無二致。進門時看到的那個,吊起鳳眼、嘴角如弦月上鉤的菊,以及豎起細眉、鷹眼鎖定獵物的菲利西亞諾,那一定是最近讀書讀太晚睡不好而出現的幻覺。幻覺幻覺幻覺。

只是路德維希再怎麼自我催眠,周圍不協調的地方還是不協調。例如手腕腳踝上的扣帶、例如身下實驗桌面冰冷觸感、例如左前稍遠以腳架立好對準此處的攝影機、例如菊拿著無標示軟膏塗抹手中的金屬電​極噗唧一聲吸附在他的左腋窩下方。

「所以我說你們兩個,現在到底是在對我幹什麼?」



結果,回答出人意表的普通。

「只是要拍攝心​電​圖實驗示範影片。」

據菊轉述助教所言,前幾年學長姐們拍的那支示範影片光碟損毀,也沒有留下檔案備份。為了讓腦部永遠在多工運算(亦即,永遠不會專心)的大學生們記清楚實驗程序、避免失敗重做到夜深人靜(而拖助教下水害他們吃不到晚餐),一支由技巧熟練團隊拍攝的示範影片是必要的。所以助教找上了上週實驗進行還算順利的三人(正確來說,只有找菊而已),希望能幫他們這個忙。

「……這種事一開始直說不就行了,你們兩個。」
「啊、路德你怎麼講話啦!現在還在測耶!」
「!唔……抱歉。」

發聲震動傳到體表與電極,心​電​圖​儀畫出的規律曲線忽地震顫起來,隨話聲落下而又恢復原狀。沒關係的、多跑幾秒就可以了,菊微笑說道。喏,這樣十二個導​程都跑完了喔。

喀噠按停,長長的紀錄紙上十三段不同波形,其中十二段完美幾如教科書上標準圖示,第一階段實驗結束。

路德維希坐起身,自己拆掉胸前六個附吸盤的電​極​導​線,抽幾張面紙擦去殘留的導​電​膏。

「所以我說,」重述一遍。「不過是幫這點小忙,不是什麼奇怪的麻煩事,直接告訴我就好。」視線從兩位同學的面部、飄向十公分旁空氣。「我不是那麼難說話的人……」

「真的非常抱歉,」菊陪笑道,剪下紀錄紙。「下次不會再如此亂來了……」

「說起來這不像你啊,本田。」拔下導​線、留著四肢束帶上的電​極,路德維希套回上衣。「如果是菲利西亞諾就算了……為什麼你會加入這種整人行動?」我被整的反應真的那麼有趣嗎?這問句始終是問不出口。

「這個嘛……」菊將各段波形一一剪開整理夾好。「沒什麼……最近系學會的事情忙了點……說起來真慚愧,我已經連續兩個星期沒在半夜兩點前就寢了……死線的日期也越來越近,空有滿腹妄想卻沒時間畫,眼看著又要再開修羅場,還是在期中考之前,哈哈哈哈哈哈哈……」然後朝著紀錄紙露出空洞的笑容。實驗室已經過低的室溫彷彿又降了五度。

「啊……本田,你可以多分點工作給系會其他成員。你這樣搞得自己太累了。」
「啊!是,說的沒錯呢,瞧我、真是的。真不好意思……」

「本田就算了,」路德維希下桌,下一階段的實驗是折返跑走廊五分鐘後,再比較運動對心電圖造成的改變。「菲利西亞諾!要拿油性筆標第幾肋間跟電極位置我是不介意,你在別人的右胸畫這些什麼東西!為什麼會有向日葵跟金毛獅王!向日葵還畫在右側的ㄖㄖㄖ…nipple上!」原本怒罵的氣勢被最後單詞的口吃完全打散。

「Ve~路德你都只罵我!」菲利西亞諾抗議。「這次作戰是阿菊提的耶!」
「本田最近壓力太大了!既然本人都已經道歉,這件事就當沒發生。你不一樣!整天晃來晃去,明明就只是愛玩!我都要懷疑是不是你唆使本田的!」
「Ve!路德你偏心啦……」噘起嘴來了。「我也累積很多壓力耶。」
「那就說看看是什麼事讓你累積壓力啊。」瞟視。

菲利西亞諾扁著嘴看著路德維希,好一陣子不說話。「……也不是什麼大事啦。」移開視線望向窗外。「就只是我昨天畫了整個晚上的寄​生​蟲報告……」話音變得很平很平很輕很輕。「一團團的線​蟲​鉤​蟲​心​絲​蟲好像一團團的義大利麵;蟯​蟲​卵長得好像燉飯米粒喔晶瑩飽滿啊哈哈哈、哈、哈……我這輩子再也不想吃義大利麵跟燉飯了啦……看到它們就會想到蟲……」後半化為埋在掌心的嗚咽。

「啊……」想起寄​生​蟲​學是菲利西亞諾的創傷科目,路德維希也不好再罵什麼,轉換成安撫小學生的口氣。「呃……就算這樣,也不代表就可以在別人皮膚上拿油性筆亂畫發洩……」

「好不容易畫完報告了、想說去找路德訴苦一下心情會好一點,結果路德你竟然鎖起房門來怎麼敲怎麼叫都沒有反應……太過分了……我們不是朋友嗎…………也不是想去鬧你什麼的……竟然理都不理……路德大笨蛋……臭肌肉……嗚…………」

路德維希僵住了。嗯,昨天晚上嘛,他根本沒有聽到菲利西亞諾的聲音。真相是,他以為菲利西亞諾八成要畫整晚的報告,這下子可以耳根清淨、不會有人突然衝進來抱著他的脖子說「Ve~路德我看不懂這些補​體在幹嘛啦,教我教我~」,於是滿心歡喜搬出他的Sen​nhe​is​er耳機大聽音樂順便上網查paper準備生​理報告。菲利西亞諾門外的哀號,九成九是淹沒在大編制交響樂裡面了。

「路德同學……」菊輕輕拍著也不知道是真哭還是假哭的菲利西亞諾肩膀。「我昨天半夜才回宿舍所以不清楚……但不管怎麼說這樣都太危險了,要是有個萬一、結果你在房裡都不知道出事,要怎麼辦呢?」

「唔,抱、抱歉,是我不對……」一邊是菊「怎麼這樣呢」的眼神,一邊是菲利西亞諾淚盈盈的雙眼。怎麼說錯都在自己,路德維希有點不知所措。菲利西亞諾嗚嗚咽咽的臉都哭紅了。他一向抓不著菲利西亞諾的思路,要怎麼做才能安撫對方?「人際關係與溝通」那堂課是怎麼說的?認錯道歉,要先放低姿態,不管怎麼說、先讓對方冷靜下來才能溝通,冷靜、冷靜、冷靜、冷靜……啊啊真是的我是怎麼回事冷靜一點啊!!

「路德同學,」遠方傳來菊的嘆息。「我想,最普通的方式應該就是最有效的方式喔。」

於是下一秒路德維希發現自己已經抱住了菲利西亞諾。

「……Ve?」「……對不起。」「……路德大笨蛋。」「是啊。」「肌肉過剩。」「嗯。」「自私鬼。」「沒錯。」「……所以要懲罰。」「說吧。」

「……等一下錄去跑步那一段的時候,要像學長影片那樣扭腰擺臀慢動作跑步,然後喊口令『一是左腳、二是右腳、不要踏錯腳~』」菲利西亞諾抬起頭,掛著殘淚的笑容如朝陽般燦爛難以直視。
「——喂喂喂等一下這我不能接受!」那東西不知道還會放給幾屆的學弟妹看耶!
「哎呀哎呀路德同學,這樣子算是賴帳喔。」菊火上添油。
「這不是賴帳的問題、這懲罰跟我犯的錯完全沒有關係吧!」路德維希喊道。「罰則不是應該讓受罰者直接對所罰的事因進行補償,這樣懲罰才有意義不是嗎!」

面對認真辯理起來的路德維希,菊和菲利西亞諾對視,靜默十秒鐘。

「既然這樣的話——」
「那就換成…………好了?」
「好!」總之拜託不要扭著屁股在走廊上喊小學生口號就好!
「那麼,就由我來監督執行吧。」
「路德不可以反悔喔。」
「我不會反悔的!」



六天後。

現在的路德維希,非常想把六天前的自己活活掐死。

「來、路德,啊—」
「啊—」嘆息。

冰淇淋專賣店。情人杯。三人坐四人桌。一人托腮幸福洋溢挖起冰淇淋,一人眼神空洞含下進逼鼻尖的草莓香草,一人攤開筆記本埋頭猛寫不明速記文字。附近亂箭投來的視線,它們的主人應該都能理解這只是無聊大學生的大冒險等級懲罰遊戲吧?應該都懂吧!?

六天前那一刻,最後定案的懲罰內容是,「路德維希要把菲利西亞諾放在注意力第一位,持續一星期。」
翻譯成白話文就是,「路德維希要當菲利西亞諾一個星期的情人。」(by 菲利西亞諾)

真想把那時候一口乾脆答應的自己頭給扭下來。

路德維希在心中發誓,要是讓他在這裡碰到任何一個熟面孔,他就要當場裝瘋暴動結束這荒謬可笑的懲罰行動。憑甚麼菲利西亞諾可以裝哭任性他就不行!

「吶、本田……」
「什麼事?」頭也不抬。
「你這幾天來到底都在寫些什——」
「非常抱歉此為商業機密恕難透漏。」
「……」

路德維希的另一項決定。這次本田再找他去販售會幫忙顧攤(當看板郎)的話,他一定拒絕。就算要打斷自己一條腿來作為藉口,他都願意。

「路德—都是我餵你很奇怪耶,快、換你餵我啦。」
「好好好,啊—」
「啊—」

菲利西亞諾孩子般的笑容讓他一時看花了眼。下一毫秒路德維希心中頓時湧起拿把Walther P38對準自己腦門扣下扳機的衝動。

哥,對不起,你弟弟不知不覺間已經變成會對男性友人笑容心動的變態了。更可怕的是稍微審視一下這六天,扣掉都在約會的這個假日,前五天跟日常生活簡直沒有兩樣。也就是說我平常就是用這種態度對待朋友的。哥,作為一個人我的軸心已經插到外太空去了。辜負了你的養育之恩,真是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嗯?哎呀,這不是阿西嗎?什—麼啊,才覺得奇怪你這個週末突然不回家陪你老哥,原來是要和小菲利約會啊?」
「啊、是基爾耶,好久不見~欸嘿嘿、對啊,路德現在在跟我約會喔!」
「好久不見啊,小菲利你還是一樣可愛。嘿、阿西,你怎麼了、都不說話?看到老哥至少該打個招呼吧?該不會是在害羞吧啊哈哈哈?咦?嗚哇!阿西你怎麼突然站起來——啊哇哇哇等一下等一下阿西、阿西、路茲,你冷靜一點,我沒有要調戲小菲利的意思——嗚嘎啊啊啊啊啊啊阿西你怎麼了啊不要過來路德維希————————!!」

Comments:0

Comment Form
悄悄話

Trackback+Pingback:0

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
http://ktyl.blog124.fc2.com/tb.php/120-af666e8e
Listed below are links to weblogs that reference
[衍生]壓力排解 from KtyL宅腐雙修全記錄

Home > AxisPowersHetalia > [衍生]壓力排解

Special Thanks

Template by
 Black Vicuna
Tree Script by
 ヒヨコ君増殖中
Scrolling Sidebar Widget by
 0 與 1 謎詭世界
Powered by
 FC2 BLOG

Return to pag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