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Kaito+♀Master > [衍生]兩百元的信仰

[衍生]兩百元的信仰

Kaito+♀Master番外。極短。

其實這是我自己發生的事。哭哭。




今天Master很難得地自己提出要打掃。

前一陣子因為忙於新曲混音,不只Master無瑕管到灰塵問題,連Kaito自己都忘了留心。等到新曲終於完成的隔天,書架層板上都可以摸到薄薄的一層灰了。

雖然Master自己提出收拾房間這件事讓Kaito很高興,但是Master今天有打工。繞了一圈回來,負責打掃的還是歌唱兼主夫人造人‧Kaito自己。

臨走之前,Master向綁起頭巾準備抹布的Kaito交代:「記得把那些水晶拿去洗一洗,曬乾、淨化啊。」

於是在接近正午的現在,將整個起居室掃過擦過一遍的Kaito,捧起了Master拿來盛裝水晶的小瓶子。

巴掌大的甕狀透明瓶,裡頭先鋪了一層白水晶為底,剩下的大部份空間再用紫水晶填滿。水晶大多是沒有切工,只有簡單打磨過的原石;偶爾夾雜幾顆看起來像是從手鍊等處拆下來的水晶珠。

雖然沒有切工、不像珠寶那樣能漂亮的做出反射折射,陽光照向瓶子時,水晶瓶看上去依然十分美麗。可惜的是,拿近一看,不規則的水晶間積累的灰塵也十分明顯。房間另一角擺放的紫水晶珠七星陣,形狀上沒有那麼容易卡上塵埃,但它也少有完全綻放光輝的日子。

第一次接到Master打掃指令的時候,Kaito很自然地拿起水晶來要擦,結果手臂被Master啪地打了個印子。

「水晶是有靈性的。那個我自己弄就好,你不要碰它。」

紫水晶代表的是智慧,黃水晶代表財富,粉晶代表人緣,白水晶則是全方位的能量。Kaito在某本談論水晶能量魔法的書籍上看到這樣的敘述。作者信誓旦旦的寫道,由於水晶的分子構造規律堅固,造成不同顏色的不同離子會在晶格裡「共鳴」出各種「磁場」,帶給主人相異的力量。佩帶水晶、擺設水晶可以讓自己沐浴在這些力量中,主人自己的磁場也會和水晶「交互作用」。讓其他人觸碰到水晶(尤其是隨身的飾品),則會因為其他人「磁場」的影響,讓水晶失效。

老實說Kaito完全搞不懂這所謂的人體磁場論。真要論磁場的話,那麼就應該不能戴著水晶撥打行動電話、安裝心律調節器者要慎選配戴的水晶種類、或者不能將水晶放在電器周圍了。不過書中並沒有提到這方面的顧慮,只是一味談著儀器也測不到的生物磁場及天然氣場。Kaito的資料庫中沒有「氣」的定義,他也不怎麼感興趣,便沒有詳查。

不過平常事事經過科學辯證的Master卻好像相信這種說法。Master的手腕上也有一條紫水晶與白水晶串成的手鍊,她從來沒有讓Kaito碰到過。另一條編繩手鍊倒是曾解下來叫Kaito拿去搓洗。

在洗臉台放滿水,仔細搓洗積在盆底的一小堆碎水晶時,Kaito發現自己連附近的車流聲都覺得好悅耳。系統該不該檢修一下啊,他突然擔心了起來。

特地叫他要把水晶拿出來洗,想必不是Master趕著出門而搞錯吧。從那次被打手臂以來,Kaito就乖乖的沒有再碰過Master的水晶。而今天,雖然只是打掃,Master准他碰了,還指示讓他作淨化的程序。

淨化是將水晶在環境裡沾染的各種「磁場」洗淨,以適應主人的「磁場」。Master清洗淨化水晶的時候,大概就是她除了撰寫文章以外唯一會露出認真神情的時刻吧。

讓他來作淨化,這代表著什麼,Kaito不想去問Master。除了被打頭的可能性極大外,他實在有點怕,聽到與自己設想不同的答案。

(就讓我偷偷做點夢吧。)

搓洗完後,Kaito把碎水晶撈起來攤放在紙巾上。窗外陽光正好彈在上頭,燦燦然地。說不定就是因為這樣的光輝,人們才會認為水晶有某種神奇的魔力吧。

不過對Kaito而言,有沒有神秘力量,他都無所謂就是了。

只要Master相信,那就是有的吧。

放掉飄著綿狀灰塵的水、沖過一遍洗臉台,Kaito繼續處理起七星陣。

為了讓水晶珠固定在位置上,透明底座除了刻有六芒星,七顆珠子該放的位置還各有凹槽。即使如此,光滑的水晶珠還是容易因為晃動而溜開。怕麻煩的Master,每次淨化完成,都乾脆拿白膠來把它們黏定位。

白膠溶於水。Kaito重複剛剛的洗法,將七星陣泡進水裡輕輕拔散,很慢地很慢地將珠子上殘膠搓掉。「虔誠地」這個副詞忽然從資料庫裡浮現。Kaito自己都覺得有點好笑。

等到每顆珠子都變得光滑圓潤了,就一手撈起水晶珠,一手按開排水口的塞子。勉勉強強能看到,白膠的殘渣還飄在水中。得把它沖掉才行。於是Kaito又扭開水龍頭,托著七顆珠子的左手移到水柱下。

突然,一顆小珠子溜開了。咕溜滑進塞子底下。

Kaito急忙用指頭去探。指尖才剛感覺到珠子,咚地一聲,小水晶就在排水口消失了。

外面的車流聲戛然而止。

真的該檢修一下系統了。Kaito一片空白的記憶體裡只恍恍惚惚飄出這句話。





十二點半,Kaito撥了電話給Master。聲音低的讓Master剛接起電話時還以為他是撿到Kaito手機的陌生人。

結果,Master沒有掛他電話、也沒有罵他,只是叫他把剩下來的水晶放進瓶子裡。

「反正我記得大賣場的專櫃好像在特賣,我回家的時候再買一個就好了。」

講的跟Kaito的冰淇淋放到過期、一次扔了三個時一樣輕鬆。

Kaito記得那次自己還整整低潮了兩天呢。後來被Master踢了好幾下命令恢復,他才讓自己打起精神。今天立場交換了,為什麼Master這麼無所謂?

他又一次想起Master淨化水晶時的專注神態。

無法理解。

「Kaito,你的思考是基於理性的,你的感性是由理性運算出來的,和我們不一樣。人的思考是基於感性,理性是從感性裡歸納出來的。所以說——

「很多事情對人來說,只要相信就是真的。水晶這種東西也是。跟那隻不知死活的可憐貓一樣,你不能打開門,那麼你覺得牠死牠就是死的,覺得牠活牠就是活的。反正沒有儀器能去驗證那效果到底是安慰劑效應、還是真的礦物本身的力量,那麼相信它的力量的人,戴上去就會神清氣爽;不相信的人,戴上去也只是好看。對我來說,事情的真相就是如此。所以……

「既然它順著咱們家沒有S形彎的水管一路航向台灣海峽,也就只是沒有緣份而已。要湊七星陣的話,我再花一次特價兩百塊,重買一次那個『相信』就好了。」

所以你不要難過成那樣了啦。Master在電話的另一端嚼著雞腿便當說道。

Kaito盯著面前看起來分外寂寞的空槽,七缺一的水晶陣。一時之間,不知道該『相信』什麼才好。

Master的世界他無法觀測。所以,也只要『相信』那裡邊是什麼樣子,對Kaito而言,就會變成真相嗎?

當然不是這樣的吧。Kaito也不希望是這樣。

可是對於Master而言,這世界好像就真的這麼模糊難辨。

對其他人而言,Master的世界,才真的是無法觀測的。

所以即使Master看起來心情還不錯地帶了新的七星陣跟一條手鍊回家,Kaito還是沒有趁機問她,為什麼今天肯讓他來處理水晶了。

那扇判定貓咪生死的門,還是不要打開的比較好。

「不過『懷念』這東西跟『相信』又不一樣了,對我而言可是有絕對價值的喔。所以你啊,下次要是洗那瓶時把那剩下六顆裡的哪一顆、還是其他以前的鏈墜、手鍊珠沖走,你就完蛋了!」

最後還是要這樣碎碎唸一下。和自己認識到的Master沒有出入。Kaito苦笑著,總算還有這件事,他能安心的相信。




Comments:1

淺月流 URL 2010-06-21 (Mon) 12:13 edit

路過的路人一枚......
但這文實在太好了我不得不留言啊!S Master真是太GJ了!!(因為這人自己做不到S Kaito同學的事來)充滿負面情緒的Kaito大哥也好可愛(?!)~光看前面三篇我就好佩服大大您啊!
那....期待第三部囉~!

P.s我也喜歡水晶~但最喜歡的紫水晶卻總和我無緣啊QQ

Comment Form
悄悄話

Trackback+Pingback:0

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
http://ktyl.blog124.fc2.com/tb.php/70-d78a1f32
Listed below are links to weblogs that reference
[衍生]兩百元的信仰 from KtyL宅腐雙修全記錄

Home > Kaito+♀Master > [衍生]兩百元的信仰

Special Thanks

Template by
 Black Vicuna
Tree Script by
 ヒヨコ君増殖中
Scrolling Sidebar Widget by
 0 與 1 謎詭世界
Powered by
 FC2 BLOG

Return to page top